抗癌健康网

97年女儿患脊髓癌去世,98年丈夫钱钟书也离去,杨绛:我们仨散了

大河树 2022-09-23 17:10:01 热度:9317°C

原标题:梦见丈夫得癌症了 97年女儿患脊髓癌去世,98年丈夫钱钟书也离去,杨绛:我们仨散了

<p>前几天又把钱钟书的《围城》和杨绛的《我们仨》看了一遍,果然不论过多久,他们的故事和感情依然令人热泪盈眶,好似时间过得越久,这份感情就越深刻,令人不敢直视。好像通过他们的故事,顺便就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好在我们还有时间去感受。

钱钟书杨绛是夫妻,是我非常羡慕和敬重的两人,读到他们的往事总是觉得他们智慧得可笑,比如他俩在国外生活时,某次在船上争吵了起来,而主题居然只是一个法语“bon”的发音,后来两人实在僵持不下,就找了一个会英语的法国夫人来做公正,结果杨绛对了,钱错了。

后者输了很不开心,但是杨绛又觉得赢了他很没意思,于是两人约定以后不妨各持异议,不必求同。当时看完觉得这两人真是一身“书呆子”气,后仔细想来这恐怕就是最好的情感状态,再博学的人也有优质的一面,不然生活得多乏味。

虽然美好的时光让人感受到生命的炫彩,但结局终究也是让人心碎,杨绛在《我们仨》中提到晚年的一段感受:钟书高烧后剃成光头,女儿阿圆患脊髓癌也是光头,不久后两人便相继离世,我的心仿佛被捅了一刀,绽出一个血泡,像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

97年女儿患脊髓癌去世,98年丈夫钱钟书也离去,杨绛:我们仨散了

梦见丈夫得癌症了:97年女儿患脊髓癌去世,98年丈夫钱钟书也离去,杨绛:我们仨散了

某年冬天,杨绛戴着阿圆织的手套下楼,看见女儿在靠着柜台站着,温和而沉重地说:娘,我请长假了,医生说我旧病复发。这回在腰椎,我得住院了。阿圆一边说着,一边靠近母亲杨绛身边,此时爸爸钱钟书的身体也日益衰弱,阿圆想着再去看看爸爸。

杨绛在《我们仨》这本书中说那段时间自己经常做梦,梦见和钟书一同散步,说说笑笑,走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忽然发现钟书不见了。猛然惊醒,看见身边的钟书,安慰她说:那是老人的梦,我也常做。

后来,杨绛的梦越来越重,直到女儿回来,只能彻夜围着她转。那天女婿一直在打电话,安排阿圆做核磁共振,杨绛连夜噩梦,托了很多人才挂上号。

在我看来,杨绛女士在那段时间在绝望和希望之间反复煎熬,既明白女儿的状况已经无法挽回,但还是有着本能的期许。在书写《我们仨》时,想必她也回味着三个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日子是那样平静幸福,每天听着钱钟书和女儿交谈,讨论文学。

97年女儿患脊髓癌去世,98年丈夫钱钟书也离去,杨绛:我们仨散了

梦见丈夫得癌症了——97年女儿患脊髓癌去世,98年丈夫钱钟书也离去,杨绛:我们仨散了

而之后的所有时光,看着女儿都躺在病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杨绛在书中多次提到自己在梦中,对于她来说亲眼看着亲人的离去就是一场梦,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想法能给予慰籍。

钱瑗是钱钟书和杨绛唯一的女儿,当初钱钟书对杨绛说想生个像你一样的女儿,只要女儿!钱瑗出生后发现,还是长得像父亲。钱瑗从小调皮可爱,是家里的活宝,一家三口在一起生活的那段时光互帮互助,后来钱瑗成了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教授,都是知识分子。

终于,在1997年早春,阿圆去世。1998年岁末,钱钟书去世。杨绛在余生中写了《我们仨》这本回忆录: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

“她脱了手套向我挥手,让我看到她的手而不是手套。可是我如今只有她为我织的手套与我相亲了。

97年女儿患脊髓癌去世,98年丈夫钱钟书也离去,杨绛:我们仨散了

梦见丈夫得癌症了,97年女儿患脊髓癌去世,98年丈夫钱钟书也离去,杨绛:我们仨散了

“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

在我看,当人们阅读钱钟书和杨绛作品的时候,心也会随着作者的描述逐渐沉下去,他们的人生和经历、还有面对亲人离世时的那种情景好像就摆在你的眼前。

你能切身体会到一位老人在回想其曾经走过的日子时那不自觉的微笑,其中更懂记忆的宝贵,那些人的故事都埋藏在心中,不论如何,这就是世间美好、感动的事。

这会让你感同身受,情感被调动,泪水在眼里打转。而其中最值得借鉴的,是读者从杨绛一家三口的遭遇中明白生命的可贵,明白珍惜家人、明白健康最重要,幸福的东西一直都在身边,不到失去的时候永远不知道其价值。

我是叙白,一个爱读书的全职自媒体工作者,大家看完记得点个关注!

精彩推荐:梦见丈夫得癌症了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