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健康网

IBM发明的医疗人工智能系统:超级看癌医生沃森来了!

上帝会打球 2022-08-06 08:40:02 热度:9990°C

原标题:癌症 t3 IBM发明的医疗人工智能系统:超级看癌医生沃森来了!

<p>在青岛大学医疗集团副院长、泰山学者海外特聘专家、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资深科学家张晓春教授看来,为肿瘤做出治疗方案的十多秒时间里,沃森检索了它数据库里的相关信息,进行一场“头脑风暴”,才最终得出了这个详细的方案。

图为张晓春教授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沃森国际肿瘤诊疗中心。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供图

(健康时报记者 步 雯 实习记者 王振雅)CT分期:T3;癌症分期:ⅡB;HER2:阴性……

37岁的乳腺癌患者李娜(化名)看着电脑屏幕有点紧张。在医生输入近30个癌症相关指标后,不到10秒钟, Watson系统(沃森肿瘤解决方案)就为李娜出具了厚达85页的癌症治疗方案报告。

一秒钟阅读上万文献,过目不忘、永不疲倦,这个拥有超级大脑的“医生”,就是沃森医生助理(以下简称沃森),IBM发明医疗人工智能系统

2017年3月,沃森来到中国“出诊”。转眼一年有余,沃森已在22个省43个城市的80多家医院为上万例癌症患者“看病”。

10秒拿出癌症治疗方案

沃森,就是在2011年2月在美国益智类电视节目《危险游戏》中战胜最优秀的人类选手的IBM超级计算机。

与我们想象中的人工智能不同,沃森既不会说话,也不会卖萌。它看起来很简单,只是电脑中运行的一个程序,但它的内核却是名副其实的“学霸”。

出身IBM,又在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CC,2017~2018年癌症专科排名全美第二,连续多年榜上有名。)接受了严格的训练,学习了超过330种医学期刊、250本肿瘤专著以及超过2700万篇的论文研究数据,其中包括基于NCCN(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的癌症治疗指南和MSKCC在美国100多年癌症临床治疗实践经验等。

经过训练,沃森提供的诊疗方案与MSKCC专家团队方案符合度超过90%,目前覆盖13个癌种。

2017年7月,沃森来到中国,首先落户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肿瘤医院。据了解,沃森已在22个省43个城市近80家医院落地,建立沃森肿瘤智能会诊中心。

在使用沃森医生之前,李娜已经辗转了三家医院。从老家体检查出乳腺癌,她首先到当地的三甲医院,医生建议手术治疗。不甘心的她又来到北京,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挂上了协和医院、医科院肿瘤医院的专家号,然而每位医生为她开出的方案都不完全一样。

正当李娜为不同的方案感到为难时,她遇到了沃森。“推荐使用剂量密集多柔比星/环磷酰胺,然后使用紫杉醇。化疗4到6个月,恢复之后继续进行外科手术,在外科手术后开始内分泌治疗……”

在沃森出具的报告中,用绿色、黄色、红色分别标明了推荐、供考虑、不推荐的方案。

IBM发明的医疗人工智能系统:超级看癌医生沃森来了!

癌症 t3:IBM发明的医疗人工智能系统:超级看癌医生沃森来了!

每个方案的后面都注明了所引用的指南或临床研究证据。

“这个推荐方案和协和专家的建议基本上一样,但比临床医生更为细致的是,能看到对每个方案的具体分析,而且是美国顶级医院开的方案,算是吃了个‘定心丸’吧。”听着医生详细的解读,拿着厚厚一沓治疗方案,李娜一颗悬着的心暂且落了下来。

北京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肿瘤科主任于忠和告诉记者,自今年6月医院启用“沃森人工智能肿瘤会诊中心”以来,已经有近30位肿瘤患者使用沃森医生进行会诊,涉及病种包括了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卵巢癌食道癌胃癌卵巢癌、结直肠癌等13种癌种。

临床医生在沃森肿瘤系统中输入患者的疾病情况和癌症分期、病理分期、转移病灶、体力评分、既往治疗和各种检查数据等多项具体结果,仅十几秒后沃森医生就给出了治疗方案,包括总体治疗时间规划、推荐方案、备选方案和不推荐方案等,涉及目前最前沿的国际诊疗方案及临床试验项目情况。

给患者家属的多重确认选择

“很多患者辗转很多大医院,每家医院的治疗方案、会诊意见都不一致,那到底听谁的?沃森在这时就能够给我们提供重要的参考意见”,于忠和说。

患者常常面临选择:1、是去三家医院肿瘤科看病还是去肿瘤专科医院?2、三家医院该选哪家?3、去大城市还是去境外看病?

目前,我国优质医疗资源多集中大城市,医疗资源短缺与巨大肿瘤患者需求之间的矛盾,让大部分癌症患者耗费大量精力和财力异地求医。

“这个专家是胃癌领域的权威,一周就今天上午半天,只看20个号。”记者曾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特需门诊前发现,20个病患全部来自外地,所有人都抱着听听专家意见的想法,焦急地等待在诊室门口。

当患者被告知患有癌症时,患者和家属首要面临的就医困惑就是去哪看病。由于癌症对于家庭经济能力的挑战以及患者生命的打击,很多患者家属倾向于通过多重确认来保证就医安全。

多家医院比较,多家诊室比较,多个医生治疗方案比较,这些都是患者寻找“第二意见”的过程。由于就医时间短,患者对自身治疗方案不了解,很多异地就医的人无功而返。

“对于肿瘤患者来说,让沃森医生给看病,不只是一个医生在给看病,相当于几百名医生都在为这个患者看病。有很多患者也是慕名而来。”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肿瘤治疗中心主任安永辉说,有很多患者是在寻找“第二意见”的过程中找到了沃森医生的。

由于沃森给出的决策和世界顶尖肿瘤中心的最终结论高度一致,沃森决策水平与国际接轨。很多患者也认为这是一种“不出国门就能得到世界顶级肿瘤专家治疗方案”的途径之一。

有一位患卵巢癌的法国老太太凡德科在法国得到的治疗方案是手术和化疗。在法国第一次手术后,凡德科的体重骤减8公斤,自身感觉极差。而化疗的效果较好,但是前段时间她在法国复诊时,医生建议进行第二次手术,她不愿意接受。在网络上看到沃森相关新闻后,在化疗完的第四天,专门从法国飞过来,到北京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寻求沃森进行肿瘤会诊。

另外还有一些患者是跨国企业高管等,对人工智能比较关注,专门到医院来找沃森医生。于忠和介绍,“沃森医生会诊的价格为6000元一例,还不够去美国半张机票的钱。”

在沃森医生进行肿瘤会诊过程中,团队的医生们会和患者及家属坐在一起,一起分析沃森医生给出的每个方案的优缺点、不良反应和生存率等。护理团队也会加入,把患者的出血和术后康复等因素考虑进去,选择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整个会诊过程会持续一个半小时以上。

据悉,在全球范围内,沃森在14个国家的肿瘤治疗中心帮助了约1.2万名患者。

沃森:超级看癌医生来了!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深圳肿瘤医院院长王绿化对人工智能应用于医疗行业十分看好,他告诉记者,医疗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需要人工智能的辅助。图为王绿化教授参加2018年CSCO学术年会。苏彦良摄

上海仁济医院乳腺疾病诊治中心主任陆劲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有两类患者可以考虑使用Dr.Watson(肿瘤)。

一种患者是想了解一下同样的疾病在美国可能会用什么治疗方法,在专科医生指导下,使用沃森可以便捷、高效地找到可能的治疗方案,然后再考虑下一步处理方法。

另一种患者是对癌症充满恐惧的患者,也可以用AI的智能给自己吃一颗定心丸。

IBM发明的医疗人工智能系统:超级看癌医生沃森来了!

癌症 t3——IBM发明的医疗人工智能系统:超级看癌医生沃森来了!

“很多患者不管医生怎么说,都始终觉得自己病情很严重,对自己没有信心。

在沃森联合医生的情况下,有最新的指南和医学文献的支撑下,患者对于自己的病情有更多的机会,这样可以增强对于治疗的信心。”陆劲松说。

为医生提供“导航仪”

美国癌症五年生存率是67%,中国癌症的五年生存率是30.9%,只有美国的一半。业内人士认为,中国肿瘤患者众多,且医疗资源分布严重不均衡,基层医院治疗不规范普遍存在,沃森医生在中国更有用武之地。

事实上,癌症治疗是个复杂的治疗方案,是先手术还是先化疗?

治疗优先顺序本身就是一个难题,不同的医生可能会提供不同的方案。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肿瘤医院院长张晓春曾遇到过这样一个病例,“我们医院曾接诊了一名胃癌晚期的患者,该患者肝脏也出现了肿瘤。面对是先化疗还是先做切除手术,我们医院的不同医生有不同的意见。”

最后他们求助于沃森医生,沃森医生给出了建议:先进行化疗再手术。

“我们采取了这一治疗方案,在化疗后该患者肝脏癌细胞消失,然后进行了胃切除手术。患者恢复挺好,已经开始上班了。”张晓春说。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肿瘤科主任许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有了沃森医生之后,相当于有了一个相对客观的方向把控。

2017年3月,百洋科技有限公司与IBM公司签订协议,引进沃森肿瘤解决方案。2017年底,百洋将沃森中国独家总经销权年限由三年延长至八年。

“我们为了验证沃森治疗方案的价值,2017年在南京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沃森治疗方案的对比。”百洋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营销官王必全介绍。

南京市第一人民医院很具有代表性,因为它不是顶级医院,而是省会城市的三甲医院,是大多数肿瘤患者的第一站。

“该院对314例胃癌病例治疗方案与沃森方案进行对比,发现不一致率为68%。”王必全说。其中,方案一致的病人比不一致的病人平均多活4~5个月,“这相当于一个肿瘤新药所延长的生命”。

2018年4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互联网+医疗健康”支持研发医疗健康相关的人工智能技术、医用机器人、大型医疗设备等。

除此之外,人工智能产业投资热的现象,也促进了该产业的发展。

据《2018—2023年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医疗人工智能的市场规模达到了96.61亿元,同比增长37.9%;2017年将超130亿元,同比增长40.7%;2018年有望达到200亿元。

据健康点统计,截至2018年6月,中国共有89家医疗人工智能创业企业获得投资,总金额约 219.38亿元。仅2018上半年就有18家公司获投,总金额超过31亿元。

在推广过程中,王必全逐渐认识到,“人工智能并非是在帮助顶级医院提高水平,它是将顶级医疗水平推广、复制给非顶级的医疗水平医院。”

“比如,对于小细胞肺癌的患者,治疗指南是化疗为主,而有的患者在当地进行了手术。如果让沃森医生先会诊,就会规范基层医院的医疗行为。”于忠和说。

在中国遭遇“水土不服”

喝着洋墨水长大的沃森医生,在中国也会遇到水土不服的问题。

IBM发明的医疗人工智能系统:超级看癌医生沃森来了!

癌症 t3,IBM发明的医疗人工智能系统:超级看癌医生沃森来了!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在医院里沃森医生的使用率还不是很高。

“沃森会诊需要首先将病人病情输入系统,虽然结果出来很快,但输入过程大约要20分钟,这也使得很多医生不愿意使用沃森来辅助诊断。”张晓春谈到。

“在沃森(肿瘤)被免费使用时,三个月里,我们医院大概有100例左右的病例使用沃森智能平台。但是由于患者经济水平的差异,收费后,至今近8个月的时间,大概只有不到10例的癌症患者使用沃森给出治疗方案。”安永辉如是说。

四川的一位乳腺癌患者使用沃森后抱怨道,这与医生给出的方案一样,方案比较稳,没有太前沿的治疗方案,感觉几千块钱白花了。

目前沃森已在青岛、河北、北京、陕西等地报价成功,一次使用的价格在3500~6000元不等。王必全谈到,目前沃森是按照新技术新应用进行审批报价,而非医疗器械,在很多省市报价还没有批下来,无法进行收费。

当然,即使在美国,沃森的发展之路也并不顺利。

5月24日,外媒曝出IBM Watson在其医疗部门进行了大幅度裁员,规模占总员工比例50%至70%。

今年7月,美国媒体Stat News又曝出了一份IBM的内部文件,其中提及,Watson计算机经常给出错误的癌症治疗建议,比如,曾经给一个已经大出血的癌症病人开了有可能会导致出血的药。

虽然MSKCC癌症中心的发言人解释道,这其实是个虚拟测试数据,并未真的发生在患者身上。但是很多美国医生和患者对沃森出现质疑,并且不为沃森买账。

“请切记,该工具不具备诊断能力,它只是为临床医生提供备选的治疗方案和证据支持。最终的治疗方案始终要由医生和患者做出。”IBM在官方回应中说道。

正如《孟子》里说的“尽信书,则不如无书”。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王绿化在CSCO大会上总结道,“人工智能已经来到我们身边,就像开车的时候,偶尔也会被导航带到死胡同,我们要运用人工智能,但是也不能盲目相信人工智能,人类的智慧还是在人工智能之上。另外,人工智能也有滞后性,它是用以前的数据,指导我们以后的工作,新药、新的发现还没有研究结果以前,它是不可能判断的。”

8月14日,IBM John E Kelly博士也在《华盛顿邮报》的文章中称,“将人工智能引入高度复杂的医疗工作才刚刚开始”。

参考文献:

①《2018中国医疗人工智能产业报告》

②《2018医疗人工智能技术与应用白皮书》.互聊网医疗健康产业联盟

③《2018中国医疗人工智能发展研究报告》.亿欧智库

④《IBM Watson的中国生意》http://www.sohu.com/a/195616083_430753

⑤《Watson重新定义远程会诊》http://www.sohu.com/a/229392849_382255

⑥《IBM Watson在华囧途》http://tech.sina.com.cn/it/2018-09-05/doc-ihitesuy6009176.shtml?dv=2&source=cj

⑦《IBM Watson 不是“赤脚医生”,也代表不了AI +医疗》http://tech.ifeng.com/a/20180816/45123201_0.shtml

精彩推荐:癌症 t3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