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健康网

25岁大学生患癌去世,一群人开香槟庆祝:你恶毒的嘴脸,真丑

南城离_倾城一世 2022-06-24 09:30:01 热度:6520°C

原标题:患癌症的大学生 25岁大学生患癌去世,一群人开香槟庆祝:你恶毒的嘴脸,真丑

<p>在网络的世界里,我透过屏幕,看到了许多丑恶的嘴脸

一个25岁的女大学生被查出了肺癌晚期。

这个女孩,熬过十年寒窗苦读才打开大学的门,却又要靠近死神的门。

这该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但这个女孩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不怨天不尤人。

手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和大把大把的掉发,亦磨灭不掉她坚强的意志。

女孩努力健身加上积极治疗,不久就得到了良好的恢复,可病魔狰狞,总会无情的把女孩打回原形。

女孩的心态好,她认为病魔底下讨日子,醒来的每一天都是上天给的恩赐,所以她要好好的享受活着日子,开始记录自己所剩无几的时间。

女孩录下一段视频《当我知道自己是肺癌晚期的时候,我在想什么》,放在网络上,大大方方地,说着自己的遭遇。

想以此鼓励所有人:生活中的很多不如意,其实都不算个事儿。有想做的事,就去努力,千万别犹豫。

女孩对着镜头眨眼,问大家“我是不是还挺可爱的?”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她活得认真且精彩,想把最美好的自己留给世界。

但没想到,她的积极勇敢,竟惹来了恶魔,他们比病魔更可怕,对女孩攻以最刺耳的辱骂声。

他们狭隘地认为:

癌症晚期病人应该都是掉光了头发躺在病床上,愁肠百结,面容憔悴,满脸愁苦,不可能会有阳光灿烂的笑容。

女孩的笑容,成了围观者尽情谩骂的理由。

有人讽刺她是“医学奇迹”,一定是靠“卖惨”博眼球赚钱:

“厉害了,是不是明年就能给你上香了?”

25岁大学生患癌去世,一群人开香槟庆祝:你恶毒的嘴脸,真丑

患癌症的大学生:25岁大学生患癌去世,一群人开香槟庆祝:你恶毒的嘴脸,真丑

女孩始料未及,震惊之下拿出确诊书,并请来自己的主治医生为大家解释。

可那些人连医生也一同质疑:

“两个演员。”

“台词背好再来吧。”

喷子无情地叫嚣,吸引着越来越多不明真相的人。

渐渐地,质疑演变成讨伐。

不论女孩做什么,那些人都在不假思索地诋毁。

她发微博,说作业的deadline(截止日期)快到了。

他们故意大写那几个字母,恶狠狠地问:你的DEADline(死期)是什么时候啊?

更可怕的,有人打着正义的旗号,将她的视频做成黑白。

言之凿凿地“实锤网暴”,要揭穿她的“骗局”。

满屏的“诈尸”“晦气”“怎么还不死”,触目惊心。

面对癌症都能豁达勇敢的姑娘,在一场场的“围剿”中精神濒临崩溃。

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

那些人比恶魔更可怕,他们疯一样涌进她的私信,催她快点去死。

就连留言支持女孩的网友,都被攻击:“母狗”“真孝”。

他们就想赶在病魔面前,把一个女孩逼至比癌症更绝望的境地。

可悲的是,女孩无法辩驳。她没办法证明自己真的是一个将死之人。

可她还是以最残忍的方式自证了:12月10日,女孩离开了这个世界,她被癌症带走了。

这时大家才相信,原来她真的得了癌症,原来她没有骗人博眼球。

这个女孩永远地留在了这个冬天。

女孩的家人用她的账号发布的朋友圈,即便如此,有些人仍然不想放过她。

25岁大学生患癌去世,一群人开香槟庆祝:你恶毒的嘴脸,真丑

患癌症的大学生——25岁大学生患癌去世,一群人开香槟庆祝:你恶毒的嘴脸,真丑

她去世的第二天,有人转发她最后一条微博评论道:

“开个香槟庆祝。”

而这句话600多个人居然点赞欢呼,不敢想象,这些点赞欢呼的人,他们的内心是何等的丑恶和卑劣,才会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我想起了2014年末烧炭自杀的那个男孩,那天男孩购买了安眠药和火炭,在微博直播自杀的过程。

在最后的几条微博中,男孩流露出了求生欲望:“炭燃了。安眠药起效了,我还不想死,但是没法自救了。”

他用最后的力气在微博求助,迎接他的是更疯狂的谩骂:

“你不死都对不起我的流量!”

“要死就快去死,好吗。”

原来,别人的命竟不如他们那一点点流量。

而在他自杀后的几天,某瓣八卦的小组沸腾了,里面充斥了各式各样的梗:没有氧气了。

看到这些帖子,整个人如坠冰窟。

其实,过于绝望的人,内心非常脆弱,一丁点恶意就能将他们击垮,但一丁点善意就能将他们拉出地狱。

来自网友的恶意将他们内心残留的一点希望抹杀了,人死了,但间接杀害他的人却毫无悔改。

人之初性本恶,但一个人在网络表现出来的阴暗,要比现实中最黑的部分还黑。

当一个人的言行不必负责任时,那么任何事付出的成本都会变小,为了一丁点儿情绪就可能作恶,

本质不在于人能有多坏,而在于失去责任约束下,还有多少人能保持善良。

女子深夜下班回家遭歹徒******并被残忍杀害,一群人在下面求种子。

某女留学生裸尸在某某酒店被发现,一群人在下面说,谁让她要出去留学的,能有钱出去留学父母不是高官就是奸商,死的好。

某老太因相信骗子说孙子车祸在医院需要紧急手术的短信造成大额金钱损失,一群人在下面说,啧啧,这种东西也会相信,真是人傻钱多,还不如把钱给我。

84岁的钟南山院士拿了个奖,也有一群人在评论区说:傻的都看出来是人传人啦!

有个可怕的词叫“社会性死亡”。

结合百度的解释,我总结的意思就是:“让一个人在公众面前不断出丑,丢脸到没脸见人,然后在公众面前消失。”

25岁大学生患癌去世,一群人开香槟庆祝:你恶毒的嘴脸,真丑

患癌症的大学生,25岁大学生患癌去世,一群人开香槟庆祝:你恶毒的嘴脸,真丑

“社会性死亡”这个让人听了就背后发凉的词,竟然不是空穴来风,它归根结底就是一场阴谋,而受益者一定就是参与者。

《和陌生人说话》的节目中,有这样一个女生:

“杯子三百万,年收入几个亿,男朋友不间断,小学就整过容。”

因为别人的一句,将王晶晶传成了“神女”,转而成为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上学期间,轻则被人指头画脚,重则被人无故打骂,王晶晶成了过街老鼠,人人都对她动手动口。

即便辍学打工,也逃不出恶魔的纠缠,关于王晶晶的帖子窜在各大网站,语言图片污秽到不堪入目。

从学校到社会再到结婚生子,十多年来暴力对她从未间断,而屏幕背后的主谋者,也不曾想过要对她手下留情。

王晶晶不堪重负早已身患抑郁,亦多次想了结生命。

幸好,她没有被恶人打败,而勇敢站出来,把躲在屏幕后的恶魔揪住,回以他一纸诉状。

而那个恶魔竟是一个比普通还要普通的人,他家境贫寒,也没有稳定的工作,在警察面前他说:这辈子最大的荣耀与乐趣就是欺负王晶晶。

对于这种卑微又恶毒的人,咒骂与拳头成了暗搓搓的“手段”。

我总能想到这样的画面:一个人在暗处阴恻恻地盯着手机屏幕,心里全是莫名的怨恨和夹杂了虚荣的胜负心,逐个视奸着他能找到的你所有的信息,盼望得到一点“把柄”或只是用来贬低你的理由。手机屏幕的光把他的脸打成冷色调,显出了那种专心致志的带着点饥渴的表情。

终于,他的眼里灵光一现,嘴咧开了,然后带着忍不住的得意在评论区打下:

“希望你两岁的女儿也有这样的遭遇。”

我们必须承认,恶意是存在的,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恶魔。

真实世界中,每个人都会将为人所耻的心思隐藏,顶着一副伪善的面具与人相处。

在网络上以一个虚拟的身份混,谁都不认识谁,平时的面具就会被摘下,龇牙咧嘴跑出来破口大骂、恶意中伤。

他们会觉得:我骂你又怎么样,你来打我呀,反正也找不到我,哈哈!

一个人在没有约束的行为,最能暴露他的本质。

恶意的多少,取决于恶意接收方对他的制裁有多少。

而坏人的出现,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生活中,本来就是充满恶意。

虽说人之初性本恶,但我们可以选择善良

生而为人,请务必善良。做一个眼里有光,心里有爱的人。

精彩推荐:患癌症的大学生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