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健康网

母亲去世二十天后,她癌症复发,含泪为女儿写下“死亡笔记”

樱落之雪 2022-01-15 22:05:01 热度:3134°C

原标题:癌症笔记 母亲去世二十天后,她癌症复发,含泪为女儿写下“死亡笔记”

2019年7月18,王芳的妈妈早上四点意外晕倒导致脑出血住院了,王芳以为妈妈过几天会好起来的,但是两天后,她在重症监护室见了妈妈最后一面,她趴在妈妈耳边告诉她:“我会照顾好爸爸,照顾好姥姥,我会好好活下去,让她放心……”,最爱她的妈妈走后,村里的邻居告诉王芳,自从她生病,妈妈已经哭干了眼泪,每天早出晚归的干活,自己在家也不按时吃饭,从来都不舍得买菜吃,她这两年真的太累了。

母亲走后没几天,王芳去医院复查,发现白细胞异常升高,骨穿确诊为急性淋巴B细胞白血病,化疗加移植医生让她们至少准备60万,旧账还未还,到哪去弄这么多钱?复发让王芳感到绝望,举全家之力克服了疾病,新的打击来得猝不及防,她的生活已被压垮,她关闭了所有的外界联系,把需要留给女儿的东西放进了小木箱,把需要叮嘱女儿的事用QQ记录下来留给她,她想她的妈妈了,想让所有人都解脱。这一切要从两年前说起。

王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幸福生活会随着孩子的到来戛然而止。2017年11月13日,孕37周的王芳做常规孕检,可做完检查,医生单独叫了她的老公到办公室,她心里隐隐不安,家人告诉她,因为贫血太严重,对宝宝影响不好,需要紧急进行剖腹产手术。王芳剖腹产生下女儿后。奶奶就直接抱回了家,而王芳也随即转到血液科治疗。

母亲去世二十天后,她癌症复发,含泪为女儿写下“死亡笔记”

癌症笔记:母亲去世二十天后,她癌症复发,含泪为女儿写下“死亡笔记”

看着亲朋好友不停的来看自己,王芳有些怀疑,她偷偷看了老公的手机,才知道自己患了白血病,如果不治疗,自己剩余的日子不多了。

王芳来自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的农村。曾经她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因为有疼她爱她的爸爸妈妈。有爱她的老公和公婆。2017年3月王芳得知自己怀孕后,一家人高兴坏了,因为孕酮低,打了一个月的保胎针才稳定下来。怀孕期间王芳每天上班来回得坐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但是她从来没有觉得苦,独自去产检,也不觉得恼火,所有的一切都觉得很值得,因为这就是她想要的,一个爱她的老公,有个孩子有个温馨的家,父母健康,她本以为生活会一直幸福下去,没想到。

王芳剖腹产生下女儿,术后大出血,奋力抢救终于闯过了鬼门关。女儿出生不到一天奶奶就抱回了家,而王芳也随即转到血液科治疗。看着亲朋好友不停的来看自己,王芳有些怀疑,她偷偷看了老公的手机,才知道自己患了白血病。

母亲去世二十天后,她癌症复发,含泪为女儿写下“死亡笔记”

癌症笔记——母亲去世二十天后,她癌症复发,含泪为女儿写下“死亡笔记”

那一刻,她泪如雨下,女儿才刚出生,她的生命却快要结束,这是多么残忍的事实。

医生说,王芳的病通过化疗是可以治愈的,只要好好配合,疗程结束后她还会是个“阳光少女”,还会有第二个孩子。王芳第一次抱她的女儿是她第一个疗程结束回家,那时女儿已经快两个月了,她抱着女儿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她心疼自己的闺女没吃一口母乳,却比别的孩子乖巧懂事,王芳回家没多久,女儿却因为肺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王芳一家是农村人,家里没什么积蓄,亲戚朋友公司领导同事都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帮她们又跨过了一个难关。

之后两年化疗的时间里,王芳妈妈一个人承担着家里十几亩的田地劳作,爸爸白天在医院照顾王芳,老公下班后再到医院换爸爸回家。每次来医院妈妈都会给爸爸带上煎饼,炒上咸菜和花生米,爸爸不舍得给自己买吃的,几乎每天他给王芳买点新鲜的饭菜,自己就吃煎饼卷咸菜,每当此时,王芳都会偷偷抹眼泪。旁边的病友总说:“每次看到他们爷俩,一个屋外掉泪,一个屋内掉泪……咱们这些大病家庭,真是难呀”

在治疗休息时,王芳不管多么难受都会尽可能地陪着女儿,她会从网上学点新菜式做给宝宝吃,体力允许的情况下就会带着女儿出去溜达一圈。2019年6月,王芳终于结束了所有的疗程,可以回家吃药维持了。她开心的一个晚上都睡不着,她终于可以做一个正常人了,她期待着新头发的长出,期待着弥补对孩子的爱,期待着用自己的能力慢慢的偿还所有人的恩情。

母亲走后,在她放弃的第四个月里,她闻到了死亡的味道。想着自己对母亲许下的诺言,看着还不懂事的女儿在身边玩耍,她想着女儿还没长大,妈妈就不在了,泪水就不停地往下流,她开始害怕死亡开始放不下孩子,也害怕白发苍苍的父亲无人照顾。

母亲去世二十天后,她癌症复发,含泪为女儿写下“死亡笔记”

癌症笔记,母亲去世二十天后,她癌症复发,含泪为女儿写下“死亡笔记”

从那一刻起她又特别的想活下去。

2019年11月,王芳又开始了治疗,期间一直是王芳父亲白天在医院照顾,她的丈夫下班后换父亲,父亲像以前一样在医院里吃着煎饼卷咸菜的时候,她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好的决心,一定不能让这个老人经历了少年丧母,中老年丧妻,现在不能让他再失去女儿了。在化疗最难受的时候,王芳通过视频看看学会说话的女儿,叫一声妈妈,回来啊,想你了,这就是她坚持下去的动力。

这次来济南移植,丈夫总说让她别操心钱的事,他会想办法,其实王芳知道他能想的办法他已经都想了,该借的也已经借遍了,但是距离医生让他准备的钱还差很多很多 ,但是她的病已经等不了了,从生病到现在,王芳跟医生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我人足够坚强,就是钱不够坚强。每次输血输血小板的时候她都特别抗拒,她心疼那如流水般花费的钱,哪些钱不知道丈夫和父亲是花了多少的力筹借来的,她每次都和医生商量可不可以再延后一天输,每次开1000多一盒的氟利康她自己总是偷偷的把用药量减半。

死很容易,活着太难了。年后因为疫情没有及时住院,王芳的病情更严重了,她需要再次上强化疗,医生告诉她这个疗程至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至少得8万块,她一听内心就崩溃了,一个人坐在隔离屋的窗户边,她不知道她可以给谁打电话,想着和女儿和老公的点点滴滴,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就是一场梦,她希望能陪着女儿长大成人……

精彩推荐:癌症笔记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