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健康网

陪伴晚期癌症患者的“夕阳天使”

幽美 2022-01-15 20:40:01 热度:2534°C

原标题:深圳癌症村 陪伴晚期癌症患者的“夕阳天使”

■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杨丽萍

今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40周岁生日的日子。深圳生命关怀义工团队负责人、深圳临终关怀义工服务创立者高正荣特意来到深圳市血液中心,捐第237次血,以这种独特的方式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庆生。

累计捐血237次,义工服务超过13000余小时,给予众多晚期癌症患者以临终关怀,并陪伴近两百位患者走向生命的归宿,从贵州老家来深打拼的20多年时间里,高正荣一直在奉献和付出着。作为深圳“临终关怀”义工服务的发起者,高正荣被亲切地称为“夕阳天使”,甚至在很多经济困难晚期癌症患者眼里,他就是他们最后的亲人。

为晚期癌症患者带来临终关怀

“临终关怀”在众多的义工服务项目中,至今依然是“冷门”项目。“很多人谈癌色变,唯恐避之不及;甚至有的人连去医院都忌讳。”高正荣告诉记者,虽然深圳全市有庞大的义工队伍,但参与“临终关怀”的义工也就一两百人,常年坚持的不足20个。

“临终关怀”虽然难,但高正荣一直坚定地在这条路上走着。2001年,高正荣为九运会提供义工服务,到深圳火车站接送运动员时,发现一名义工脸色蜡黄,工作过程中气喘吁吁。

陪伴晚期癌症患者的“夕阳天使”

深圳癌症村:陪伴晚期癌症患者的“夕阳天使”

中午吃饭的时候,只见他从四五个药瓶子里拿出将近20片药,就着几口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下去。高正荣上前问他怎么回事,对方却轻描淡写地告诉他,自己患有鼻咽癌4年了。参加义工服务让自己很快乐,忘记了病痛的存在。高正荣当时感到既震惊,又感动。

这名患鼻咽癌晚期的义工就是当时深圳市义工联松柏之爱组罗湖八组组长张建忠。“像张建忠这样的癌症晚期患者很多,有些能够积极乐观地去面对,但有些由于经济等各种原因,非常地辛苦、艰难和无助。他们是多么希望被人关注和帮助啊!但他们却最缺关怀和爱,因为服务他们,需要一定的心理素质和应对能力。”高正荣说。

于是,怀着一颗想去帮助一群最需要帮助的人的初心,高正荣向市义工联提出,希望成立一个专门服务贫困癌症晚期病人的义工组。2002年12月,深圳市义工联“病人服务组”宣布成立,高正荣任首任组长。2003年3月,“病人服务组”更名为“关爱探访组”。

“让晚期临终患者有尊严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在人间之爱的陪伴中感受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带着微笑离开这个世界。”高正荣说这是支持自己一路坚持下来的力量源泉。

陪伴晚期癌症患者的“夕阳天使”

深圳癌症村——陪伴晚期癌症患者的“夕阳天使”

“生命的回音”让男儿泪常弹

高正荣是个性情中人,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回忆起自己曾经照顾过的晚期癌症患者,说到他们对自己讲过的动人的话,几度落泪。在高正荣的心里,这些朴实的话语被称为“生命的回音”。

最早的“生命的回音”来自一名肺癌晚期患者,他叫杨华春,是重庆人,只身一人来深圳打工。患病后,因为没有了经济来源,既没钱租房子住,也没钱买票回家,最后被一位好心的拾荒阿姨收留,住在阿姨搭的一个棚子里。

棚子搭在龙岗坑梓大富村的一个菜地旁,那时是2003年,交通并不像现在那么发达,没有直达车,需要转三次公交到坑梓,然后坐摩托车才能到杨华春住的地方。高正荣和义工们每次来回的路上就得花6个小时,真正服务的时间只有1个小时左右,但每周都坚持去一次。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1个小时时间,却是杨华春每周都非常盼望的,高正荣他们不仅会给他带来常用的药,还会陪他聊天,帮他打扫棚子。高正荣清晰地记得,有一天,杨华春突然很感慨地跟他说:“你们义工这么远,转几次车都坚持来看我,我的工友、老乡那么近都没有来看过我,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

为更多人的快乐而活着

为癌症晚期患者端屎端尿,听他们抱怨吐槽甚至被骂,这么多年来高正荣早就习以为常,他的手机更是每天24小时开机,因为随时都可能有一些突发情况,有时是病人的求助,有时是晚期病人去世后,家属的求助。

高正荣接触过的最“棘手”的服务对象,名叫刘芳。2010年,40岁出头的刘芳查出直肠癌晚期。第一次来到刘芳的家时,由于生活不能自理,也无亲人照料,只能在床上大小便,刘芳已经躺在屎尿中三日三夜,整间屋子臭气熏天。高正荣马上把刘芳抱起,放在浴缸里,让同行女义工为她洗澡,自己立即清理污秽的床单,打扫房间。

在照顾她的那几个月,高正荣每天都要做的两件事是清理大小便和洗床单。

陪伴晚期癌症患者的“夕阳天使”

深圳癌症村,陪伴晚期癌症患者的“夕阳天使”

刘芳的性格倔强固执,对死亡的恐惧让她的脾气变得异常地暴躁。几乎所有义工都被她骂跑了,骂人的话都不堪入耳,但高正荣却劝导其他义工,被她骂时不要计较,看在她不久于世的凄惨份上宽恕她,温暖她短暂的最后时光。

“临终关怀”其实是一项看不见多少希望的服务,因为无论义工们如何尽心,还是难免会目送着临终病患者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流逝。高正荣说,其实自己每当有服务对象去世,心里也不好受,但作为这个团队的大家长,他会选择正面去对待。

看了太多生死,高正荣说自己更加懂得生命的意义。“我通过接触晚癌临终病人这个特殊群体,体会与感受他们心灵深处的各种声音,去阅读生命、感悟生命、敬畏生命、善待生命、感恩生命。只要我还能动,我就会坚持做下去,为更多人的快乐而活着。”高正荣坚定地说。

来源:深圳特区报

精彩推荐:深圳癌症村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